NYR
Nyrada Inc.
心血管和神经药物开发商
招股中...
发行价
0.200
现有股数
31,794,970
额外增发
-
募集金额
700.00万 - 850.00万
发行股数
3,500.00万 - 4,250.00万
上市后市值
2,037.67万 - 2,187.67万
开放时间
2019-12-04
招股截止日期
2019-12-16

公司概况

Nyrada Inc.是一家临床前药物开发公司,专门开发与心血管,神经和慢性炎症性疾病有关的新型小分子药物。 该公司的愿景是成为一个高增长的生物制药公司,专门研究在市场需求未得到充分满足(如果有的话)的情况下,几乎没有有效或耐受良好的疗法的领域中的药物开发和早期药物开发。

此IPO页面的信息来自2019年11月22日的招股说明书。招股说明书链接:https://www.nyrada.com/site/content/

重要招股日期

text (免责声明:以上招股日期仅供參考, 并可能随时由该公司作出更改,您不应依赖此信息作出投资决策。对于任何更改,您需以该公司的官方网站或其发布的最新版本招股说明书为准。 我们虽尽合理努力更新相关信息,但不确保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完整性、可靠性或及时性。)

招股概况

text

要约细节

招股说明书中的要约是向牵头经理、联席牵头经理人或参与券商的客户提供3500万份 CDI,筹集$ 700万(最低认购)和4250万份 CDI筹集$ 850万(最高认购)。报价来自牵头经理人、联合牵头经理人或参与券商。

 

要约将不会进行CDI的一般公开发售。希望根据要约申请CDI的零售投资者必须通过牵头经理人、共同牵头经理人或参与券商进行申请。

 

每份CDI代表一股股份,要约价为每CDI 0.20澳元。

 

牵头经理人和联合牵头经理人

  • 公司已根据牵头经办人的委任Alto Capital管理要约
  • 公司已委任CPS Capital Group协助牵头经办人管理要约

 

要约的目的是:

1)为公司申请加入正式名单提供便利,从而为CDI提供了市场,并使Nyrada将来能够更好地进入资本市场;和

2)根据要约筹集至多$ 8,500,000(在扣除费用之前),建议用于以下目的:

  • 为神经保护药物计划和PCSK9i计划的临床前开发和商业化提供资金;
  • 资助公司的其他研发计划;
  • 提供一般营运资金;和
  • 支付要约的费用。

资金用途

text

公司结构

该公司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成立,拥有三个全资子公司:

  • Norbio No. 1 Pty Ltd,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并拥有神经保护药计划;
  • Norbio No. 2 Pty Ltd,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并拥有周围神经性疼痛计划; 和
  • Cardio Therapeutics Pty. Ltd. 在澳大利亚注册并拥有PCSK9i计划。

text

公司业务

该公司已从其主要股东Noxopharm Limited(Noxopharm)获得了类黄酮化学领域的某些专业知识。这些知识涵盖了类黄酮药物开发所需的基础知识,包括药物设计,对类黄酮作用的基本机制,它们在人体内的新陈代谢以及如何优化药物配方和药物输送的理解。

 

Nyrada反过来又以这种知识为基础并发展了自己的知识产权。 Nyrada认为,这种知识使它在药物开发人员日益增长的关注领域中具有重要的竞争优势。类黄酮化学是该集团三个全资药物开发计划中的两个以及与Noxopharm合作的药物计划的基础。

 

该集团目前拥有三个全资药品计划:

  • PCSK9i计划:一种PCSK9抑制剂(PCSK9i)药物,旨在协助他汀类药物降低LDL-胆固醇水平,胆固醇过高可能会使患者处于心血管疾病的危险中;
  • 神经保护药物计划:一种神经保护药物,旨在限制中风或颅脑外伤(TBI)患者的脑功能丧失;和
  • 周围神经性疼痛计划:一种用于治疗与周围神经损伤相关的炎症和疼痛的药物。

(合起来被称为“全资拥有的候选药物”)

 

公司目前还与Noxopharm合作开发第四项计划,该计划旨在开发一种药物,用于治疗与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牛皮癣)相关的慢性炎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全资候选药物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一起被称为“候选药物”。

 

Nyrada已与Noxopharm签订了有关该计划的知识产权许可协议和看涨期权契约。

投资亮点

  • 该公司全资拥有不同治疗领域的候选药物(并可选择收购第四种候选药物),为该投资提供了一个重要的风险分散因素;
  • 公司的药物开发计划是针对市场中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其涉及相当大的产业利益的主体,因此有可能实现提前支付前期和里程碑费用等以及获得全部临床批准;
  • 该公司拥有至少一个关键技术平台的使用权(黄酮类药物渗透血脑和血神经屏障的能力),并有潜力将公司的药物渠道扩展到现有候选药物之外;
  • 在该公司的形成阶段,公司通过与服务提供商签订按研究付费的合同,促进其资金的有效利用,从而将内部实验室和员工的昂贵管理费用降至最低;和
  • 该公司在药品开发、上市公司的创建和管理、投资者关系和融资等方面都有良好的记录。

市场需求

text

胆固醇和心血管疾病

胆固醇是人体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我们甾体激素(男女激素,可的松等)的基础;它还可以通过阳光的作用在皮肤中转化为维生素D;它在神经纤维周围的髓鞘中也起着关键的结构作用,提供必要的绝缘以允许电脉冲的传输。

 

当血液中的胆固醇水平超过需求时,胆固醇问题就会出现,可能导致心血管疾病(CVD),例如心脏病发作和中风。 CVD是全球死亡的主要原因。在美国,每年约有60万人死于心脏病,占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

 

通过解决诸如吸烟,不健康饮食,缺乏运动,肥胖和有害使用酒精等行为风险因素,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大多数心血管疾病。除了这些生活方式危险因素外,高血脂水平的LDL胆固醇被认为是CVD的另一个主要危险因素,这会使人体动脉容易积聚称为动脉粥样斑块的脂肪(胆固醇)沉积物,形成动脉内壁。一种称为动脉粥样硬化的疾病。

 

胆固醇以两种主要形式出现在血液中:低密度脂蛋白(LDL)约占血液胆固醇的60-70%,高密度脂蛋白(HDL)约占胆固醇的30-40%。 “低”和“高”密度是指填充到每个颗粒中的胆固醇分子的数量,其中HDL颗粒的大小是LDL颗粒的一半。

text

低密度脂蛋白负责将胆固醇从肝脏(胆固醇主要来自胆固醇)运输到身体其他部位。 HDL的作用是收集废物中的胆固醇,然后将其返回肝脏进行回收。确保供需之间的健康平衡需要的LDL颗粒大约不超过HDL颗粒的两倍。如果该比率增加到约3:1或更高,则说明HDL颗粒不足以吸收胆固醇,导致LDL颗粒将胆固醇沉积在动脉壁中。

text

 

  • PCSK9抑制剂

两种PCSK9抑制剂(PCSK9i)于2015年上市,仍然是市场上唯一的PCSK9i药物。两者都是单克隆抗体– evolocumab(Repatha:Amgen)和alirocumab(Praluent:Regeneron-Sanofi)。这些药物通过物理阻断PCSK9蛋白与LDL结合的能力起作用。

 

通过他汀类药物治疗,机体对LDL水平下降的自动反应是将PCSK9水平提高10-50%。PCSK9水平的上升就像“手刹”一样,有效地为他汀类药物治疗的效果设置了一个上限。PCSK9反弹越大,他汀类药物治疗的效果就越差。

这触发了将抑制PCSK9功能的药物与他汀类药物相结合的概念,有效地阻断PCSK9反弹的效果,从而实现LDL水平的更大下降。与他汀类药物联合使用时,与单独使用他汀类药物相比,这两种药物在血液中的LDL水平下降幅度都高出50%至60%。这种降低LDL的额外效果已在成千上万患者的临床研究中反应出来,重要的是已显示出对临床有益。

 

  • 病患及市场需求

2012年,据估计,有7800万美国成年人(几乎占所有成年人的37%)的LDL水平下降至心脏病和中风的“危险”范围,并且需要降低胆固醇的药物。 在美国,尽管采取了最大程度的耐受性脂质改良疗法(包括被认为他汀类药物不耐受的个体),但仍有约1800万人患有LDL水平升高的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使他们处于发生心血管事件的高风险中。 单独使用他汀类药物不能达到LDL-胆固醇目标的超过50%的ASCVD风险患者被认为需要进一步降低40%才能达到目标LDL“健康”水平。

 

脑损伤的神经保护

与兴奋性毒性相关的脑损伤的主要形式是缺血性中风,外伤性脑损伤(TBI)和严重的癫痫发作。 Nyrada针对的主要适应症是中风,而TBI是次要临床目标。

 

当由于阻塞了血液的供应(例如,血块或动脉粥样斑块)或大脑中的血管破裂(出血)而突然中断部分大脑的血液供应时,就会发生中风。前者被称为缺血性中风,约占所有中风的87%。后者是出血性中风。但是,无论哪种情况,结果都是一样的,受累动脉供应的部分大脑被剥夺了血流,氧气和营养缺乏的脑细胞(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迅速死亡。

text

TBI是造成世界范围内死亡和残疾的另一个主要原因,给社会经济负担带来巨大后果。 这是由于外部创伤或脑震荡施加到头部造成的。 TBI是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约占所有与伤害有关的死亡的30%。 根据损伤的严重程度将TBI病例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TBI。

 

就像缺血性中风中的血块导致死亡和垂死的脑细胞倾倒其神经递质化学物质(尤其是谷氨酸)一样,具有破坏性后果,头部创伤也是如此。 与中风一样,在TBI中,兴奋性毒性会导致严重的继发性脑损伤。

 

  • 神经保护剂

人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相互连接的网络,包含约850亿个称为神经元的神经细胞,据估计,在大脑中产生了超过1000万亿个个人连接。这些神经元通过称为“突触”的连接点相连,电信号通过释放称为神经递质的化学物质穿过突触。

 

尽管存在多种形式的神经递质化学物质,但谷氨酸是兴奋性神经递质的最常见形式。当电脉冲到达突触时,少量谷氨酸释放并结合到存在于接收神经元表面的称为谷氨酸受体的蛋白质上。这些受体与谷氨酸结合时会激活,从而触发带正电的离子,例如钙离子(Ca2 +)进入接收神经元,从而提高其电压并触发电脉冲。

 

当神经元受损(如中风或TBI)时,其立即反应是将全部谷氨酸储备倾倒在突触中。现在,接受神经元不再对少量受控的谷氨酸作出反应,而是面临压倒性的高水平,从而过度刺激神经元的谷氨酸受体,导致Ca2 +毒性水平的积累,继续杀死神经元。这是兴奋性毒性现象,一种细胞死亡的自我生成过程,像波浪一样从原始损伤部位扩散开来,最终在几天后就筋疲力尽了,但是到那时,脑死亡的最终面积可能超过是原始伤害的两倍。

 

尽管多年来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这种疾病几乎仍未得到治疗。迫切需要开发一种保护大脑免受兴奋性毒性破坏作用的药物。这种药物被称为神经保护剂。

 

  • 病患及市场需求

中风和TBI共同构成一个影响全球数百万人的全球性问题,对死亡率,长期发病率和社会经济负担造成重大影响。仅在美国,每40秒就会发生一次中风(在澳大利亚,每9分钟就会发生一次),而TBI每15秒就会发生一次。仅在美国,中风和TBI的总经济负担就超过了1000亿美元的直接和间接费用。

 

由于兴奋性毒性被认为是造成脑损伤的主要因素,因此在金钱和人类痛苦方面,阻断兴奋性毒性的能力应该对中风和TBI的治疗费用产生重大影响。但是,目前尚不存在有效的神经保护剂来预防兴奋性毒性。

 

神经保护药无意于预防中风或TBI的发生,也不能期望对原发性损伤所致的核心损伤量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原发性脑损伤的这一区域是不可逆的,神经保护药物不太可能对与该原发性损伤相关的脑功能丧失产生任何影响。

 

神经保护药物的目的是限制继发性脑损伤和半影的扩展,从而改善中风和TBI患者的最终结果(患者的感觉和功能)。

 

周围神经性疼痛

人体的神经系统由两部分组成:由大脑和脊髓组成的中枢神经系统(CNS);以及将大脑和脊髓连接到身体其他部位的周围神经系统(PNS)。

 

周围神经由两条截然不同的功能神经纤维-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组成。 感觉神经将信号从身体传输回CNS进行处理,而运动神经将信号从CNS传输回身体。 对神经的损害通常涉及两种类型的纤维,而神经性疼痛似乎需要涉及两种类型的纤维。

text

虽然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通常在受伤后再生能力较差,但周围神经通常可以再生。 身体首先以急性期对神经损伤作出反应,其特征在于炎症和正常功能受限。 在急性期之后是恢复期,其中炎症反应减弱。 但是,即使在最初的损伤治愈之后,大约15%的人口中炎症仍持续存在,使患者患有周围神经病。 估计有2000万美国人患有至少一种形式的周围神经病。

 

  • 病患及市场需求

神经性疼痛的治疗仍然不能令人满意。据报道,多达47%的神经性疼痛患者使用非处方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来管理其疼痛。这些药物,包括布洛芬,扑热息痛和阿司匹林,通常对神经性疼痛几乎没有影响,而长时间使用可能会产生明显的副作用,例如肠道溃疡和肝功能衰竭。

 

处方药通常涉及以下药物的各种组合:

  • 阿片类药物:可待因、吗啡、曲马多
  • 抗惊厥药:普瑞巴林、加巴喷丁、卡马西平
  • 抗抑郁药:阿米替林、度洛西汀

 

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很大,特别是对阿片类药物有依赖性或成瘾的风险,需要医生的大量监督,尤其是在用于治疗慢性神经性疼痛时。抗抑郁药和抗惊厥药的益处有限,但以相对高的不良副作用发生为代价。

 

在缺乏统一有效的疼痛缓解的情况下,许多情况下的治疗通常旨在通过心理或职业疗法帮助患者应对疼痛,而不是消除疼痛。出于这个原因,神经性疼痛是临床上尚未满足的重要需求,因此需要有效的疗法,至多希望能够治疗引起疼痛的潜在病理,或者至少可以提供更好的疼痛控制。 2017年,全球神经性疼痛市场约为55亿美元。

 

自身免疫性疾病

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常观察到慢性炎症,它是对感染或组织损伤的正常防御和修复机制。慢性发炎是急性发炎过程无法解决问题的地方,发炎过程从修复转变为攻击人自己的组织。当这种攻击涉及人体的免疫细胞时,慢性炎症便被称为自身免疫。

 

慢性关节炎与自身免疫性疾病之间的关系表现为骨关节炎是由于人的关节长期磨损造成的慢性炎症,而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银屑病关节炎则是慢性炎症,其中人体的免疫细胞不依赖于磨损而攻击人的关节和眼泪。除了营养和感染原因外,慢性炎性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影响人类的最大疾病。

 

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观察到慢性炎症,它是对感染或组织损伤的正常防御和修复机制。慢性发炎是急性发炎过程无法解决问题的地方,发炎过程从修复转变为攻击人自己的组织。当这种攻击涉及人体的免疫细胞时,慢性炎症便被称为自身免疫。有80多种不同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约占整个社区的5%。

 

  • 病患及市场需求

当前,尚无针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方法,根据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阶段和类型,有多种治疗选择。 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疗的主要目的是缓解症状,最大程度地减少器官和组织损伤并保持器官功能。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行业,迫切需要便宜,更有效,副作用更少的治疗方法。 目前,抗炎药市场主要是昂贵的抑制TNFα的单克隆抗体,例如Humira,Remicade和Enbrel。 由AbbVie开发的用于结肠炎和牛皮癣的Humira Pen每次治疗费用为1,484美元(40mg / 0.8mL)。 迫切需要将更便宜,风险更低的更具竞争力的药物推向市场。

公司运营

当前运营活动

 

目前,该集团的业务仅限于研发(R&D),位于澳大利亚的悉尼。

 

集团目前正在以虚拟商业模式开展药物开发业务, Nyrada的重点是在可以预测增长和潜在价值的领域中寻找和利用机会。内拉达Nyrada的四名员工担任项目经理,负责与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分校以及澳大利亚,美国,法国,中国和印度的各种合同研究组织进行合同研究。通过这种方式,这些合同研究和制造组织可以在Nyrada核心能力之外的领域(例如实验室测试,配方和制造)进行工作。这种方法使集团能够保持可控制的成本和间接费用,并在出现研发计划时迅速对集团的潜在机会和/或结果作出响应。

 

该集团位于其主要股东之一Noxopharm的办公室内,并与Noxopharm签订了共享服务协议,以使用Noxopharm的人员的形式提供后勤支持。公司认为这是短期内重要的实用且节省成本的安排。

 

拟议的运营活动

 

该集团建议在可预见的未来维持其目前在悉尼的业务基础。但是,它预计自己的未来将落在美国,最终将自己定位为美国总部,但这将取决于集团研发计划和额外资金的发展。预计到那时,一小部分科学家将留在悉尼。

 

核心业务实力

 

  • 公司董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董事会由在创立和管理上市公司以及药物开发业务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人员组成。 有关董事会成员和高级管理层的更多信息;
  • 在类黄酮化学,生物学和给药领域具有广泛的知识和经验:这些因素对于开发神经保护药物计划,周围神经性疼痛计划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至关重要,并为扩大公司的药物开发渠道提供了机会 在适当的时候; 和
  • 该公司的科学顾问委员会(SAB)由神经保护,神经炎症和LDL代谢领域的杰出顾问组成:该SAB还具有丰富的药物开发经验,已被选择来帮助该公司应对早期挑战。 药物开发阶段。

收入来源

Nyrada在预计,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有收入流。该公司表示,本质上药物开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临床前和临床项目通常需要8-10年的时间。 公司在现阶段认为其潜在的收入来源来为候选药物的销售或许可,而不是产品在消费市场的销售。 基于直接销售其一个或所有候选药物许可证可能涉及预付款、里程碑付款和特许权使用费等,但该公司无法保证能够出售或许可其候选药品,也无法保证能够收取到任何此类付款。

业务模式

方法

该公司将自己视为专注于早期临床开发的药物发现和药物开发生物技术公司。

 

如有必要,公司准备接受每个或所有候选药品在主要地区获得市场批准,并相信其人员具有这样做的经验和能力。但是,公司还认为,更好地利用其资源,专有技术和机会来保持药物发现者的地位,并将其留给资源更丰富的大型公司来承担后期运行的重大任务和成本。临床研究预计将涉及数千名患者,并且需要大量资源。

 

公司的起步商机涉及重大的社区疾病,但需求未得到满足。

 

公司的首要战略是使每种候选药物都充分走下其临床开发道路,以吸引潜在战略合作伙伴的兴趣,并为公司提供最大化资产价值的能力。该委员会是故意组建的,具有早期药物开发(John Moore,Graham Kelly和Peter Marks)以及更大的制药行业战略(RüdigerWeseloh和Christopher Cox)的经验。

经营策略

该公司将在未来两年内,通过确定主要候选药物并进行必要的临床前步骤以争取获得批准,将当前的三个全权候选药物以及潜在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带入进行人类安全性,耐受性和药代动力学的第一阶段研究。目的是开发每个全权候选药物(以及可能的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以使公司相信已获得足够的概念证明,可以拥有全权候选药物(并且可能,自身免疫性疾病计划)充分降低了风险,并被确定为可预期的治疗方法。

 

在此期间,公司打算开始让主要制药公司注意到公司的活动,因为任何战略关系都需要时间和尽职调查。

 

任何商业安排都可能涉及涉及预付款、分期付款和/或版税的销售或许可。然而,也不能保证公司将能够吸引足够的利益方愿意与该公司就一种候选药物(或自身免疫性疾病项目)达成这样的商业协议。

增长策略

Nyrada是一家药物开发公司,其主要资产将是知识产权(IP),并且其最大利益在于CDI持有人的利益,它可以最大程度地利用其IP资产组合的价值和范围。这意味着它将在机会出现时寻求扩大该产品组合。

 

但是,公司还认识到,在可预见的将来,其资源的有限性质可能意味着,在寻求增加资源之前,它需要先专注于其现有的药品渠道。在时间和资源允许的情况下,公司将寻求在内部和外部增加其药品渠道。

财务信息

text

资本结构

text

公司董事及高管

John Moore 非执行董事长

 

John目前担任Trialogics临床试验信息学业务的董事长。 John在2006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橡果能源(Acorn Energy)首席执行官,其间Comverge通过花旗集团(Citigroup)上市,估值为3.04亿美元,其后通过高盛(Goldman Sachs)发行了6亿美元。Acorn的CoaLogix业务以1100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并以1.0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 2002年,他成为Edson Moore Healthcare Ventures的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并以1.48亿美元的价格从Elan Pharmaceuticals手中收购了16项药物交付投资的投资组合。

 

Dr Graham Kelly 创始人兼非执行董事

 

Graham Kelly是一位在学术和生物技术领域拥有50年药物开发经验的科学家。 Graham是Nyrada的主要股东Noxopharm Limited(ASX:NOX)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Graham还成立了两家上市的药物开发公司(Kazia Therapeutics Limited(前身为Novogen Limited),Marshall Edwards Inc),分别担任这些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和执行董事长。

 

Peter Marks 非执行董事

 

Peter Marks在董事会中拥有30多年的企业咨询,投资银行业务和董事/顾问职位的经验。彼得专门为澳大利亚,美国和以色列的公司从事集资IPO,跨境并购交易,公司承销和风险资本交易。彼得曾在许多在ASX,纳斯达克和AIM市场上市的实体担任执行和非执行董事。 Peter目前是Alterature Therapeutics Limited(ASX:ATH和NASDAQ:ATHE)的非执行董事,Noxopharm Limited(ASX:NOX)的非执行董事以及Fluence Corporation Ltd(ASX:FLC)的非执行董事。

 

Marcus Frampton 非执行董事

 

马库斯·弗兰普顿(Marcus Frampton)目前担任阿拉斯加永久基金公司(APFC)的首席投资官,该公司是阿拉斯加州规模达65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 Marcus负责管理APFC的投资团队,并根据APFC董事会制定的准则领导与APFC投资组合有关的所有投资决策。在2012年加入APFC之前,Marcus担任过多个职位,包括雷曼兄弟(2002-2005)的投资银行分析师和合伙人,以及PCG Capital Partners(2005-2010)的私募股权投资,并担任私募股权执行官支持的LPL Financial投资组合公司(2010-2012年)。除了在APFC任职外,Marcus还是股东,并且是科学工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科学工业公司是实验室设备的领先制造商,并且是与生物处理系统相关的知识产权的所有者。

 

Rüdiger Weseloh 非执行董事

 

在为德国达姆施塔特的默克集团(Merck KGaA)开展业务开发的13多年中, Rüdiger领导了其药物部门的50多项交易,遍及肿瘤、风湿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生育力领域的药物开发价值链。Rüdiger拥有汉诺威大学(University of Hannover)的生物化学大学文凭和分子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该博士学位是从汉堡分子神经生物学中心获得的。在德国哥廷根的马克斯-普朗克实验医学研究所担任博士后三年后,他在Gontard&Metallbank,法兰克福和萨尔的生物技术/制药资产分析师工作了5年。奥本海姆,科隆/法兰克福。随后,他于2006年加入德国达姆施塔特的默克集团(Merck KGaA),担任高级许可经理。此后,他在BD担任多个职位,现在担任高级总监。 Rüdiger是德国生物技术Cytotools AG的监事会及其财务委员会成员。

 

Christopher Cox 非执行董事

 

Christopher Cox自2012年1月以来一直是纽约Cadwalader, Wickersham & Taft LLP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曾任Cadwalader公司部门董事长和管理委员会成员的Christ,在公司和金融事务上为客户提供广泛的建议,包括合并、收购和重组、分拆、合资、知识产权货币化和其他复杂的融资交易。从2016年2月到2019年3月,Christ被借调到全球生物制药公司The Medicines Company,担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企业发展官,负责业务发展和战略。2012年1月之前,Chris是纽约Cahill Gordon & Reindel LLP的合伙人。 克里斯还担任Symphony Capital Holdings,LLC(一家对生物技术,网络安全和娱乐感兴趣的私人投资控股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免责声明

ASX交易代码和招股日期仅供参考,如有变更,恕不另行通知。

 

61澳股资讯平台提供的新股信息仅供一般性信息参考之用,并不构成金融产品建议。 所有信息均来自公司的招股说明书。 这些信息如有变更,恕不另行通知。 投资者应参阅公司的招股说明书获取详细信息。